<small id="wrlont"><option id="wrlont"></option></small><blockquote id="wrlont"><span id="wrlont"></span><li id="wrlont"></li><form id="wrlont"></form><dd id="wrlont"></dd><del id="wrlont"></del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--> 首頁--> 應用領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金漁牧場/若分離,爲何相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 來源:俠侶網 我要評論(3388) 浏覽(3153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輕輕推開竹窗,撥開珠簾,偷偷躲進你的閨房,揭開那美麗的面紗,觀看嬌豔的臉龐。黃金漁牧場是個小偷,目標就是偷走你的心房,輕輕去推那扇窗,你卻拉開了門,飄出一陣香,還沒有的急觀賞你的容顔,卻已迷醉于處子的芬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沉醉的心如湖水一樣蕩漾起伏,起伏波蕩,波蕩的臉滾燙,最後心也滾燙,甚至忘記了把身藏,忘記了,是偷著躲進你的閨房,你紅了臉旁。我,我卻冷了心房,心裏發慌,表情緊張,手腳慌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難道這就是心動,這就是一見鍾情,這就是心花要怒放。熱血停止了回蕩,心跳的慌,臉燙的蒼,手哆嗦的緊張,你微笑著臉龐,問我爲什麽偷偷躲進你的閨房,爲什麽我全身冰涼,爲什麽我如此緊張,你的溫柔讓我無話可講,也不知道怎樣講。難道我要告訴你,我是“小偷。”想偷走你的心房,不,絕對不,我要給你留個好印象!對,就是這樣,就是這樣!我爆發我血液的全部能量,問你願意不願意做我的新娘,我告訴你,你是我魂牽夢繞的姑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說你不是漂亮的姑娘,你沒有西子身上的紅妝,你只有清淡素顔的臉旁,你淡淡的憂傷,讓我想獻身保護你的欲望,你指尖接著一滴甘露,滑過你肌膚之間,滴入空中,翻滾流淌。你訴苦說,冬雪是來懲罰你的“儈子手。”他讓你看不到春花怒放,聽不到夏蟬歌唱,聞不到秋菊飄香。你說冬雪是對你的懲罰,雪蓋住你的素顔,你問我上天懲罰的姑娘是不是好姑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迷茫,不愛紅妝愛素裝,你不是好姑娘?誰是好姑娘?就算你不是好姑娘,我依然會愛你如常,愛你以往。聞著你的體香,枕著你的肩膀,你溫柔的雙肩和淡淡的清香,讓我起了壞思想,你波動的心如你容顔一樣,讓心沉醉,讓情迷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開始憂傷,淒美的憂傷。你淡淡吐息,在空氣中凝聚水霧,迷住了我癡情的雙眼,你情傷的淚水凝聚細雨,撒在幹雪上,我看到了,繞木濕雪飛不起的淒涼。我明白了,你所想亦不是我所想。你的悲傷,亦不是我的悲傷,方向,我的去尋找何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安靜的睡躺,雙腳變了模樣,白堤粗壯,蘇堤細長,雙峰插雲變成你的乳房,蘇堤春曉是你緊我的手掌,南屏晚鍾是你雙耳的風鈴,平湖秋月是你的臉龐,三潭映月則是你的心髒,我靜靜看你變幻的模樣,親吻你的臉龐,你的眼淚化作的細雨澆滅了我的幻想,獨留體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輕輕關上門窗,送我出了你的心房,看著你的素顔淡妝,摸著你微波蕩漾的臉龐,深深聞著你的體香,心悲傷亦是情悲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站在你變化後的模樣,我依然沉醉,依然迷茫,你吐出一陣清風,讓我身清涼,心清醒,心又迷茫,我難忘,我悲傷,你悠長,你含香,煙雨彌漫了你的容顔,卻還依然能聞到你的處子含香。煙雨西湖,處子含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憶就像倒在掌心的水,不論你攤開還是緊握,終究還是會從指縫中一滴一滴的流淌幹淨。而一個人的相遇,就像你路過的風景,賞著賞著,當腳步越走越遠,也便再也欣賞不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月的天氣,陰雨綿綿,是在號召春已無聲的到來麽?腳步靜靜的遊移在街道兩旁,看著穿梭的人群,內心掀起了久違的落寞。聽著憂傷的旋律,邁步在蒙蒙細雨間,漸漸打濕的發梢,顯的有一絲狼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神迷離的四處遊移,似乎再也尋不回當初那柔情的風景,心越發感傷,心底彌漫著絲絲酸楚,打濕了眼眶。朦胧的視線,看不清紅塵的相惜相伴,看不清塵世的聚散分離,只剩朦胧下那無望的奢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眺望遠方的夢,華麗邂逅,也只不過是一場空寂。回頭看看逝去的夢,曾經,緩緩幻滅在流年中,不知流得幾世傷悲。都說人生如夢,往事如煙,可誰曾知往事該在塵世間輪回多久才能幻如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世的糾紛,迷失了多少方向,那些經過的歲月,任散的匆忙。靜靜站在海邊,任海風吹涼心窩,沉默的注視遠去的船只,似散漫在世間的星光,那一份孤寂彷徨了世間情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思緒漸漸遊離,不知覺間走進了記憶的走廊,那一廂舊夢悠悠苦我心,看一地回憶散落的花開,該怎麽連理。飄逸的清風,清顔如水,碟羽霓裳輕飄的優雅,嗅得一妩芬芳,當吟一縷魔魂,掬一襲婉筠時,就像月下舞落的一攏相思,再也無法細品它的溫柔閑情,只剩那蒼海無邊的淒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,我多麽渴望在午後填一阕安然,暖一枝清香曲韻,淺撷夢暖心安,凝一縷紅光,靜雅舒展;攜一道金光,涵心傾聽。放下諸多的紅塵情愁,不去觀賞紅塵的花開花謝,就這樣讓心的靈魂在溫情裏飄出暗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渴望終究只是流年裏的一抹幻想,當撿拾起角落的歲月,過多的只是時間在時光中留下的聚散分離。春季,本相約在高山流水間,抽出枝枝新綠,搖曳一路花影,賞山青水秀的風景,看碧潭清幽,感受微風悄然拂起,舞動著輕柔腰肢。可黃金漁牧場卻無心賞閱,無心感受,更無心聆聽,就像失了魂的軀殼,感受不到絲毫春的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不明白,爲何人與人之間注定要分離,卻又注定相遇。難道只是爲了給流年增添一道風景?給故事續篇一段詩詞麽?可這一切換來的悲傷是要該如何诠釋,分離中的放不下,又該怎麽將它坦然的遺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都說悲傷的人,只因內心過于嫩稚,思想過于幼稚,可真實如此麽?再成功的人,也會有痛楚。再堅強的人,也會掉眼淚。再高高再上的人,也會因一個人低下頭。所以人的思想閱曆與成熟,跟一個人的情緒有何關聯,誰都會因一個人痛,因一個人傷,或許不止一個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起起伏伏,一路相遇的人,走著走著就變成了過客,想著想著就變成了回憶,念著念著就變成了故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若注定要分離,又爲何要相逢?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八旬老人便秘呻吟 女醫生徒手摳出一斤積便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 300米共享單車帶,足足300多米長占到主幹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