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bbr id="pvco69"></abbr><strong id="pvco69"></strong>
            <span id="0k5hyj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1. 當前位置--> 首頁--> 廠房廠貌

                  棋的種類,我愛“小淘氣鬼”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 來源:天眼查 我要評論(8101) 浏覽(9766)

                  沒事的時候,他總喜歡笑眯眯地唱上兩句,毫不客氣地說,他的歌聲並不是多美妙,有很多還是離了譜的,但他並不介意,仿佛這一切和他的快樂無關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星星還眨著眼睛不肯離去,太陽還沉浸在夢鄉裏,父親的喝牛聲伴隨著母親的鍋碗瓢盆聲,就響徹了這農家小院,奏響了一天的生活交響曲。當空氣中彌漫著晨煙的濃香時,棋的種類們一家早就坐上父親的排車下地勞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愛我家的“小淘氣鬼”——我的小表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父親的農活是一絕,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,尤其是割麥的技術,那不僅僅是一門技術,簡直是一門藝術:麥子齊刷刷的躺在地上,麥柵恰好剛露出地面,而且速度相當快,數畝小麥,硬是靠父親的一雙手割了下來,從未用過機器。他老是講,機器割的,浪費糧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勞作季節,父親的午餐通常都是在農田裏進行的。兩個幹煎餅,一壺白開水,外加青菜一份兒,就打發了。肉是很少有的,父親說不喜歡,但我知道,這並不真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喜歡我的小表弟,喜歡他的活潑、他的天真可愛,喜歡他的淘氣、他的聰明、他的好學,總之,我喜歡他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父親很樂觀,無論遇到什麽事,他都樂呵呵的。他只是說:有事好啊,人活著不就是爲了做點事嗎。我不知道他說的對不對,但總喜歡聽他這樣講,每聽一次,都有一種新感覺,做起事情來就顯得簡單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他有很強的求知欲望,所以經常問一些不著邊際的問題。那麽小的人,卻經常捧著我的插圖書,邊看邊思索。記得有一次,他歪著腦袋凝神呆坐了好一會兒,突然問我:“你的書上“畫”著空氣含有氧氣,我們的周圍都是氧氣,那我身上爲什麽不“癢”呀?”他抓了抓後腦勺接著說:“是不是夏天氧氣多,所以就感到“癢”了?那蚊子又是怎麽回事?它跟氧氣有什麽關系?”聽了他提出的離奇問題,我真覺得好笑。看著他那渴望知識的樣子,棋的種類只好接過書一點一點地給他講解,直到他腦袋點得像小雞啄米爲止。“原來是這樣啊!”他恍然大悟,拿著書蹦跳著去給奶奶講什麽是氧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蘋果iPhone7快充技術將更上層樓 要趕超對手
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 天津酒店發生火災,過火面積約3900平米無人員傷亡

                  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