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炬資訊平台-傳播品質資訊

高富帥兄弟多套車房拒相親 母親:生活還有啥盼頭

在這陰暗中,隱匿著許多惡魔。他們流竄在城市與農村,肆虐于文明與野蠻。在利欲熏心下,將魔爪伸向弱勢群體兒童。他們蒙上面具,假面僞心地騙取信任,面具之後,藏著一張醜陋恐怖的臉,在不知不覺或者一刹那,吞噬一個個靈魂。他們的惡行不僅僅販賣人口,還有的將孩子們致殘,利用路人的同情心換來零錢。更有甚者爲了滿足自己畸形的心理,毫不留情地虐待兒童。

在這惡魔盤踞之地的一個角落裏,靜靜地蜷縮著一個小男孩。眼圈黑著,剛挨過打,卻不敢哭。旁邊一個正數零錢的婦女,體態臃肥,向角落裏扔來一個幹面包。男孩歪歪頭幾天來,他沒有吃過這麽好的飯了!但他不敢去碰,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瞥。他的眼神中充滿了令人難以理解的感情。等到屋裏沒人注意他時,才伸出胳膊,撿起面包。他的眼睛藏在一片陰雲裏,那是因爲經常哭的緣故。他莫名其妙地害怕起來,看看四周,別人的一點動靜,對這個孩子來說,都只透露了一種心情:恐懼。他每時每刻都在擔心挨揍,擔心那個婦女的咆哮。他像一只嚇壞了的小貓,吃著留給他變質的食物。也許,他閉上眼睛就不害怕了,因爲在黑暗中看不到惡魔。但是,哪一個小孩不對黑暗感到恐懼呢?對他來說,惡魔比黑暗更恐怖。

沿溪流下不遠處有一池荷田。天蒙亮時,天空把皎白染進山裏,樹裏,泥地裏,薄霧朦胧裏老人披著蓑衣上了梁。空氣裏,清脆婉轉的鳥雀歡歌,一聲嘹亮悠長的雞鳴後,幾只白鹭拍打著荷葉驚飛,鑽進白茫茫的一片。清露隨之倒覆池中,母雞領著子女尋覓食物來,搶紅包開挂軟件踏重步子把這些毛茸茸的小球趕到一旁。踱步在池塘邊上,我驚知那荷葉已高過我,拉低一片來看,一股溪流傾下,鑽進襯衫裏,又濕了臉頰,瑟瑟而退後,又繼續往前走。細長的莖撐出一柄綠傘,覆上了一層薄薄的紗,翩翩亭亭,遠看去,像波濤翻湧在方塘裏,其間點綴的粉紅更是迷人。淺青修長的莖頂綴一粒青苞,日沐暖陽,夜采露長,淩晨悄悄綻放。由下披蔥裙,青綠至玉白,然後白漸及粉,一瓣瓣花葉似船,靜飄下水,泛細紋,停于汀州中央,不必爭渡。待花葉飛盡,便撐出高高的碗狀蓮蓬,點點黑斑下密密麻麻嵌著蓮子,擠滿了小小的空中樓閣。剝開蓮蓬,圓圓綠綠的殼下原來裹著白白胖胖的蓮子。剔去蓮心,放一粒進嘴裏細嚼,口中恰然清爽。不知聽誰說,把蓮心種下去可以收獲蓮花,我試了試,等了好久,直到那地方鋪滿了浮萍才死心。

城市中有許多城中村,各種貧困與罪惡彼此爲鄰,三教九流聚集在這裏。這裏藏汙納垢,黑幫林立,幫派衆多,偷盜,搶劫,詐騙,拐賣人口,賭博,假幣,黑作坊每天都在發生。這裏是城市治安管理的盲區,像漏網之魚,僥幸得從法律的天網中逃脫。這裏是中國的貧民窟,充斥著髒亂,陰暗,逼仄,混亂。正義的陽光照不進來,即使正午也不見天日。在兩棟舊樓的夾縫間,每一縷陽光都是奢侈。

推薦閱讀:

每一個單純的孩子,都統治著天上的星辰,掌管著地上的百花。他們是天使。然而,地獄無處不在,我們的身邊隨時會開啓一扇陰森的地獄之門。

然而,在許許多多黑暗中,這只是冰山一角。在大街小巷中,有多少孩子等著回家,他們日日夜夜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家。想著曾經,被爺爺奶奶拉著手走過門前的馬路,一條已經在歲月裏消失不見的馬路;被爸爸媽媽拉著手走過無憂的童年,一段只能在記憶中久違的時光。被他們拉著手,越走越慢,走過春夏秋冬,一去不回。

大山腳下,星星點點分布著幾個小村落,每個村落裏,羊腸小道繞著屋舍的輪廓把鄰裏連在一起。所以,不管在哪,我都能找到家的方向

外婆家門前有一條小溪流,水清且淺,清澈到可取一瓢淘洗青菜。它像毛筆劃過留下的一痕細線,蜿蜒彙入大河。在家門與大河之間橫著一座拱橋,外婆時常來這橋底下浣衣,細軟的綠藤密密垂下來,像簾一樣,迎風招展。夏至暴雨,小溪裏水便漲起來,鄰裏孩子們把紙船放在水裏,踩著靴子頂著雨。小船循著流水漂下,他們一路指揮,在雨中呼喚彼此,也會像歌贊勇士那樣爲漂得最遠的小船喝彩。

早晨我爬上背後的大山,那時,天空離我很近,大地離我很遠。水霧萦繞,迤逦起伏的山山水水盡收眼底,頭頂的白雲像匠人手中的棉花糖,被牽成一縷縷細絲,她們在一片藍色裏輕輕唱著歌。遠遠看去,那個村落掩在茂樹篁林的黛綠色裏,炊煙氤氲,像雨又像雲。我很喜歡竹,它們節節攀升,直指雲天。秋後,枯葉便紛紛揚揚鋪滿了地,而我最中意的,還是深夏時節。那時,太陽最靠近地面,溪流幹涸,石板滾燙,趁著外公午睡的當兒,跑到房前稻田對面的毛竹林裏尋竹象它們粘在竹筍上吸食養分,體殼堅硬,大體橘色與黑色間雜,嘴細長靈活,尤是那兩刃利爪讓人龇牙一番搜刮,多是意盡而歸。抓它們幹嘛呢?一是放在盅盞裏,看其像角鬥士一樣搏擊;二是把它們定在竹簽上,聽其嗡嗡飛,也覺得涼風拂面,頗多趣味。那時候,搶紅包開挂軟件的世界就在外婆家四周:門前的小溪,院子邊上喝過酒的苦楝樹,和西邊矮矮的山坡。

在這陰暗中,隱匿著許多惡魔。他們流竄在城市與農村,肆虐于文明與野蠻。在利欲熏心下,將魔爪伸向弱勢群體兒童。他們蒙上面具,假面僞心地騙取信任,面具之後,藏著一張醜陋恐怖的臉,在不知不覺或者一刹那,吞噬一個個靈魂。他們的惡行不僅僅販賣人口,還有的將孩子們致殘,利用路人的同情心換來零錢。更有甚者爲了滿足自己畸形的心理,毫不留情地虐待兒童。

在這惡魔盤踞之地的一個角落裏,靜靜地蜷縮著一個小男孩。眼圈黑著,剛挨過打,卻不敢哭。旁邊一個正數零錢的婦女,體態臃肥,向角落裏扔來一個幹面包。男孩歪歪頭幾天來,他沒有吃過這麽好的飯了!但他不敢去碰,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瞥。他的眼神中充滿了令人難以理解的感情。等到屋裏沒人注意他時,才伸出胳膊,撿起面包。他的眼睛藏在一片陰雲裏,那是因爲經常哭的緣故。他莫名其妙地害怕起來,看看四周,別人的一點動靜,對這個孩子來說,都只透露了一種心情:恐懼。他每時每刻都在擔心挨揍,擔心那個婦女的咆哮。他像一只嚇壞了的小貓,吃著留給他變質的食物。也許,他閉上眼睛就不害怕了,因爲在黑暗中看不到惡魔。但是,哪一個小孩不對黑暗感到恐懼呢?對他來說,惡魔比黑暗更恐怖。

沿溪流下不遠處有一池荷田。天蒙亮時,天空把皎白染進山裏,樹裏,泥地裏,薄霧朦胧裏老人披著蓑衣上了梁。空氣裏,清脆婉轉的鳥雀歡歌,一聲嘹亮悠長的雞鳴後,幾只白鹭拍打著荷葉驚飛,鑽進白茫茫的一片。清露隨之倒覆池中,母雞領著子女尋覓食物來,搶紅包開挂軟件踏重步子把這些毛茸茸的小球趕到一旁。踱步在池塘邊上,我驚知那荷葉已高過我,拉低一片來看,一股溪流傾下,鑽進襯衫裏,又濕了臉頰,瑟瑟而退後,又繼續往前走。細長的莖撐出一柄綠傘,覆上了一層薄薄的紗,翩翩亭亭,遠看去,像波濤翻湧在方塘裏,其間點綴的粉紅更是迷人。淺青修長的莖頂綴一粒青苞,日沐暖陽,夜采露長,淩晨悄悄綻放。由下披蔥裙,青綠至玉白,然後白漸及粉,一瓣瓣花葉似船,靜飄下水,泛細紋,停于汀州中央,不必爭渡。待花葉飛盡,便撐出高高的碗狀蓮蓬,點點黑斑下密密麻麻嵌著蓮子,擠滿了小小的空中樓閣。剝開蓮蓬,圓圓綠綠的殼下原來裹著白白胖胖的蓮子。剔去蓮心,放一粒進嘴裏細嚼,口中恰然清爽。不知聽誰說,把蓮心種下去可以收獲蓮花,我試了試,等了好久,直到那地方鋪滿了浮萍才死心。

城市中有許多城中村,各種貧困與罪惡彼此爲鄰,三教九流聚集在這裏。這裏藏汙納垢,黑幫林立,幫派衆多,偷盜,搶劫,詐騙,拐賣人口,賭博,假幣,黑作坊每天都在發生。這裏是城市治安管理的盲區,像漏網之魚,僥幸得從法律的天網中逃脫。這裏是中國的貧民窟,充斥著髒亂,陰暗,逼仄,混亂。正義的陽光照不進來,即使正午也不見天日。在兩棟舊樓的夾縫間,每一縷陽光都是奢侈。

推薦閱讀:

每一個單純的孩子,都統治著天上的星辰,掌管著地上的百花。他們是天使。然而,地獄無處不在,我們的身邊隨時會開啓一扇陰森的地獄之門。

然而,在許許多多黑暗中,這只是冰山一角。在大街小巷中,有多少孩子等著回家,他們日日夜夜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家。想著曾經,被爺爺奶奶拉著手走過門前的馬路,一條已經在歲月裏消失不見的馬路;被爸爸媽媽拉著手走過無憂的童年,一段只能在記憶中久違的時光。被他們拉著手,越走越慢,走過春夏秋冬,一去不回。

大山腳下,星星點點分布著幾個小村落,每個村落裏,羊腸小道繞著屋舍的輪廓把鄰裏連在一起。所以,不管在哪,我都能找到家的方向

外婆家門前有一條小溪流,水清且淺,清澈到可取一瓢淘洗青菜。它像毛筆劃過留下的一痕細線,蜿蜒彙入大河。在家門與大河之間橫著一座拱橋,外婆時常來這橋底下浣衣,細軟的綠藤密密垂下來,像簾一樣,迎風招展。夏至暴雨,小溪裏水便漲起來,鄰裏孩子們把紙船放在水裏,踩著靴子頂著雨。小船循著流水漂下,他們一路指揮,在雨中呼喚彼此,也會像歌贊勇士那樣爲漂得最遠的小船喝彩。

早晨我爬上背後的大山,那時,天空離我很近,大地離我很遠。水霧萦繞,迤逦起伏的山山水水盡收眼底,頭頂的白雲像匠人手中的棉花糖,被牽成一縷縷細絲,她們在一片藍色裏輕輕唱著歌。遠遠看去,那個村落掩在茂樹篁林的黛綠色裏,炊煙氤氲,像雨又像雲。我很喜歡竹,它們節節攀升,直指雲天。秋後,枯葉便紛紛揚揚鋪滿了地,而我最中意的,還是深夏時節。那時,太陽最靠近地面,溪流幹涸,石板滾燙,趁著外公午睡的當兒,跑到房前稻田對面的毛竹林裏尋竹象它們粘在竹筍上吸食養分,體殼堅硬,大體橘色與黑色間雜,嘴細長靈活,尤是那兩刃利爪讓人龇牙一番搜刮,多是意盡而歸。抓它們幹嘛呢?一是放在盅盞裏,看其像角鬥士一樣搏擊;二是把它們定在竹簽上,聽其嗡嗡飛,也覺得涼風拂面,頗多趣味。那時候,搶紅包開挂軟件的世界就在外婆家四周:門前的小溪,院子邊上喝過酒的苦楝樹,和西邊矮矮的山坡。

在這陰暗中,隱匿著許多惡魔。他們流竄在城市與農村,肆虐于文明與野蠻。在利欲熏心下,將魔爪伸向弱勢群體兒童。他們蒙上面具,假面僞心地騙取信任,面具之後,藏著一張醜陋恐怖的臉,在不知不覺或者一刹那,吞噬一個個靈魂。他們的惡行不僅僅販賣人口,還有的將孩子們致殘,利用路人的同情心換來零錢。更有甚者爲了滿足自己畸形的心理,毫不留情地虐待兒童。

在這惡魔盤踞之地的一個角落裏,靜靜地蜷縮著一個小男孩。眼圈黑著,剛挨過打,卻不敢哭。旁邊一個正數零錢的婦女,體態臃肥,向角落裏扔來一個幹面包。男孩歪歪頭幾天來,他沒有吃過這麽好的飯了!但他不敢去碰,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瞥。他的眼神中充滿了令人難以理解的感情。等到屋裏沒人注意他時,才伸出胳膊,撿起面包。他的眼睛藏在一片陰雲裏,那是因爲經常哭的緣故。他莫名其妙地害怕起來,看看四周,別人的一點動靜,對這個孩子來說,都只透露了一種心情:恐懼。他每時每刻都在擔心挨揍,擔心那個婦女的咆哮。他像一只嚇壞了的小貓,吃著留給他變質的食物。也許,他閉上眼睛就不害怕了,因爲在黑暗中看不到惡魔。但是,哪一個小孩不對黑暗感到恐懼呢?對他來說,惡魔比黑暗更恐怖。

沿溪流下不遠處有一池荷田。天蒙亮時,天空把皎白染進山裏,樹裏,泥地裏,薄霧朦胧裏老人披著蓑衣上了梁。空氣裏,清脆婉轉的鳥雀歡歌,一聲嘹亮悠長的雞鳴後,幾只白鹭拍打著荷葉驚飛,鑽進白茫茫的一片。清露隨之倒覆池中,母雞領著子女尋覓食物來,搶紅包開挂軟件踏重步子把這些毛茸茸的小球趕到一旁。踱步在池塘邊上,我驚知那荷葉已高過我,拉低一片來看,一股溪流傾下,鑽進襯衫裏,又濕了臉頰,瑟瑟而退後,又繼續往前走。細長的莖撐出一柄綠傘,覆上了一層薄薄的紗,翩翩亭亭,遠看去,像波濤翻湧在方塘裏,其間點綴的粉紅更是迷人。淺青修長的莖頂綴一粒青苞,日沐暖陽,夜采露長,淩晨悄悄綻放。由下披蔥裙,青綠至玉白,然後白漸及粉,一瓣瓣花葉似船,靜飄下水,泛細紋,停于汀州中央,不必爭渡。待花葉飛盡,便撐出高高的碗狀蓮蓬,點點黑斑下密密麻麻嵌著蓮子,擠滿了小小的空中樓閣。剝開蓮蓬,圓圓綠綠的殼下原來裹著白白胖胖的蓮子。剔去蓮心,放一粒進嘴裏細嚼,口中恰然清爽。不知聽誰說,把蓮心種下去可以收獲蓮花,我試了試,等了好久,直到那地方鋪滿了浮萍才死心。

城市中有許多城中村,各種貧困與罪惡彼此爲鄰,三教九流聚集在這裏。這裏藏汙納垢,黑幫林立,幫派衆多,偷盜,搶劫,詐騙,拐賣人口,賭博,假幣,黑作坊每天都在發生。這裏是城市治安管理的盲區,像漏網之魚,僥幸得從法律的天網中逃脫。這裏是中國的貧民窟,充斥著髒亂,陰暗,逼仄,混亂。正義的陽光照不進來,即使正午也不見天日。在兩棟舊樓的夾縫間,每一縷陽光都是奢侈。

推薦閱讀:

每一個單純的孩子,都統治著天上的星辰,掌管著地上的百花。他們是天使。然而,地獄無處不在,我們的身邊隨時會開啓一扇陰森的地獄之門。

然而,在許許多多黑暗中,這只是冰山一角。在大街小巷中,有多少孩子等著回家,他們日日夜夜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家。想著曾經,被爺爺奶奶拉著手走過門前的馬路,一條已經在歲月裏消失不見的馬路;被爸爸媽媽拉著手走過無憂的童年,一段只能在記憶中久違的時光。被他們拉著手,越走越慢,走過春夏秋冬,一去不回。

大山腳下,星星點點分布著幾個小村落,每個村落裏,羊腸小道繞著屋舍的輪廓把鄰裏連在一起。所以,不管在哪,我都能找到家的方向

外婆家門前有一條小溪流,水清且淺,清澈到可取一瓢淘洗青菜。它像毛筆劃過留下的一痕細線,蜿蜒彙入大河。在家門與大河之間橫著一座拱橋,外婆時常來這橋底下浣衣,細軟的綠藤密密垂下來,像簾一樣,迎風招展。夏至暴雨,小溪裏水便漲起來,鄰裏孩子們把紙船放在水裏,踩著靴子頂著雨。小船循著流水漂下,他們一路指揮,在雨中呼喚彼此,也會像歌贊勇士那樣爲漂得最遠的小船喝彩。

早晨我爬上背後的大山,那時,天空離我很近,大地離我很遠。水霧萦繞,迤逦起伏的山山水水盡收眼底,頭頂的白雲像匠人手中的棉花糖,被牽成一縷縷細絲,她們在一片藍色裏輕輕唱著歌。遠遠看去,那個村落掩在茂樹篁林的黛綠色裏,炊煙氤氲,像雨又像雲。我很喜歡竹,它們節節攀升,直指雲天。秋後,枯葉便紛紛揚揚鋪滿了地,而我最中意的,還是深夏時節。那時,太陽最靠近地面,溪流幹涸,石板滾燙,趁著外公午睡的當兒,跑到房前稻田對面的毛竹林裏尋竹象它們粘在竹筍上吸食養分,體殼堅硬,大體橘色與黑色間雜,嘴細長靈活,尤是那兩刃利爪讓人龇牙一番搜刮,多是意盡而歸。抓它們幹嘛呢?一是放在盅盞裏,看其像角鬥士一樣搏擊;二是把它們定在竹簽上,聽其嗡嗡飛,也覺得涼風拂面,頗多趣味。那時候,搶紅包開挂軟件的世界就在外婆家四周:門前的小溪,院子邊上喝過酒的苦楝樹,和西邊矮矮的山坡。

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