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t id="zj3gsu"></dt><tbody id="zj3gsu"></tbody><thead id="zj3gsu"></thead><small id="zj3gsu"></smal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--> 首頁--> 業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雲頂網址|飛蟲的震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 來源:華聲在線 我要評論(8093) 浏覽(3262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雲頂網址震撼于泰山的巍峨,我震驚于長江的無窮,但我更震撼與自由地渴望,藍天的追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靜谧的夜,獨自坐在桌前,窗間若有若無的透過點點冬日的寒意帶走了一房子的悶意,閑暇的看著手中的書,靜靜的只有一盞燈在亮。燈光下有了一只黑點晃動,一只趨光的蟲子,像是遠赴盛宴似的,歡樂地圍著燈光跳著動人的舞蹈。也許是太閑太安靜,我想把他放進玻璃瓶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左右張望著,放下書,沒有瓶子,將一只玻璃杯倒扣在桌子上,蓋住了,扣留了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玻璃杯在燈光下閃閃發光,小蟲在杯中左右亂舞,似乎很好看,我忘記了他是一只蟲子,在黑夜中它屬于光,並不只是我的。我不知道他爲什麽會來回撞,只知道那樣很好看。我無法占有它,它也在不斷的掙紮著碰撞著,只爲重獲自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飛蟲在玻璃杯中掙紮了一夜。第二天,當我靠近想看看小飛怎麽樣時,見它靜靜地趴在桌面上,我晃動玻璃杯,它立刻從桌面飛起,在一只玻璃標的的狹小空間內到處亂竄,還不時的重重撞在玻璃杯壁上。那裏他一定很奇怪,天空陽光明明可以看得見,卻爲什麽飛不出雲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拿起了禁锢小蟲的玻璃杯,小蟲竟飛行許久才飛出窗。我站在窗前呆呆地望著天空,思索良久:原來我也生活在這個玻璃杯中,自以爲了解世界,看清楚所有。看似近在眼前的天空卻不是觸手可得的,我們是祖國的未來,我們想要飛向藍天卻被透明的保護罩保護,被老師,親戚呵護,成爲了溫室的花朵,沒有風吹雨打,沒有雪壓青松。也許我們和那只蟲子一樣曾爲了自由和天空努力過,卻被蓋上了透明保護,曾經遍體鱗傷,習慣了保護,受不起風雨冰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只小小的蟲子僅在玻璃杯中橫沖直撞,遍體鱗傷後,習慣了被“保護”的環境,而我們呢,選擇了可以安身的處所,受到身邊人的保護,成爲了“小公主”、“小皇帝”,整日驕身慣養,沒有理想,對未來沒有期望。一只蟲竟讓我震驚的看到了生活的追求。一只蟲子尚有飛舞自由之心,我們可是不如此子也?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就像是沙漠裏遇到海市蜃樓的冒險者,前方的幻境似乎要令我這閑人止步。它拒絕了我嗎?它離開了我嗎?它是馬尾草。它是花,是香,是夢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遙遙地望見它,仿佛是在哪兒看見過似的,是在哪兒?沉沉地走著、想著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憶的閘門已不堪阻擋滾滾的洪流,塵封的往昔一幕幕湧上心扉。-在那很久很久以前,一個曉風吹拂的早晨,朝露撒下的光輝裏,沐浴了一夜的小草吻別了流連的露珠,伸了伸腰肢,招了招手臂,迎來了一群歡快的孩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爲什麽不叫她姐姐,我們都叫姐姐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沒關系的,不叫就不叫吧,不要緊不要緊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別說這些了,我們去摘馬尾草吧,聽有些人說,一把馬尾草紮起來很好看的。”一個頭發紮成馬尾、明顯年長卻也略顯稚嫩的女孩柔聲地說道,頓時化解了我的尴尬,我怔怔地看著她,看著她如精靈般跑開了。不知誰又說了一句:“我們比比誰摘的馬尾草最多吧!”于是大夥兒都散開了,童聲也就零星地散亂分布在這片天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總是調皮的,快樂,是短暫的,一轉眼就到了中午時分。驕陽這個頑皮的孩子似乎也因我們而火熱了起來,可我們怎敢陪它玩耍。我和小夥伴們都躲到了老樹寬大的綠衣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比比誰摘的馬尾草最多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我聽了這句話,頓時不知所措了。偷瞟了瞟俏生生地站著、雙手背著躲著、天真地笑著、紅蘋果似的小臉蛋印著小手印、期盼著的熟悉身影,我尴尬地耷拉下了腦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麽了?”熟悉的聲音響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姐,他手裏空空的,他沒有馬尾草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耳朵立馬如岩漿過處,霎時飛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也許是瞧見了我的尴尬,毫不猶豫,她分出一半馬尾草,“給,嘻嘻,下次可不許偷懶哦,勞動才會有收獲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雲頂網址怯怯地看了看她,又害怕似地低下了頭,點了點頭,手不知應該放哪兒,緊握著,又松開,又握著……凝神看了看馬尾草,它的腰肢在風中飄著、舞著,葉子如靈巧的手臂,搖著、擺著,像極了一個姑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柔柔地凝視它,仿佛是在哪兒看見過似的,是在哪兒?沉沉地滯著、想著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韓國人獨有火病被醫學界承認,最壞的情形竟是殺人解恨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 電梯“發狂”上行夾斷老人腿部 合格證早已過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