街機遊戲平台,一座城,一個人

無關風月,無關愛情,無關親情。一座城,一個人,是孤單的相守,是辛酸的期盼,是落寞的等待,是無畏的堅持。
    ——題記
    時光哼著歡快的曲子,邁著輕快的步伐,在街機遊戲平台面前蹦蹦跳跳的遠去。
    那背影,由清晰到模糊,我不知道,那模糊是因背影離我太遠,還是因爲,有那即將溢出眼眶的淚滴。
    我是真的舍不得,那匆匆流去的時光,舍不得,你們的離開,舍不得,那將漸漸遺忘的模樣。
    又回到這座城,還是一個人。曾匆匆來,匆匆去,直到現在,想紮根這座城。
    我清楚,進入一座城並不難,難的是融入這座城。看得見花開,卻難聽見花的心聲,看的見人哭,可怎能明白他的悲傷。
    曾許諾看遍風景,走盡天涯,卻在走了那麽一小段路程便無路可走,回首是點點滴滴,前望卻無窮無盡。
    我至此,終還是想安定于一城,過平凡生活。
    這座城怎樣,似乎經不起細想,似乎于我而言,城,就只是那樣,無關風月,無關愛情,無關悲傷。它只是靜靜坐落在那裏,等著你的到來。
    來,它歡喜,不來,它亦不會傷悲。畢竟,來來去去的人們,讓它已不再期待,而是靜靜等待。等待願和它相守,願一起變得更好的人。
    我想,或許我並不是那樣的人,途徑一座座城市,我只是一個過客,而後回到一個想成爲歸宿的城,卻發現自己在這座城怎樣活下去都是一個問題。
    所謂的生活,所謂的夢想,此時看起來怎麽如此像一個笑話。人生如此艱難,自己爲何還要這樣爲難自己。
    或許我現在已經被鄙視了吧,在親人朋友眼中,這樣的我,還有什麽資格去選擇生活呢?我又該怎樣去面對所謂的生活?
    乘坐的公交車走走停停,看著窗外的人來人往,車內的擁擠不堪。
   那麽多人,我看見了別人臉上歡喜,好是羨慕,我也看見了愁容,他們在爲什麽而憂愁呢?和我的心事相比呢?
    窗外的街道似乎沒有多大區別,只是有很多地方都在整修,弄得很是髒亂。
    是不是,我現在也算是在整修。
    城的整修是爲了以後更美,更舒適,雖然此時髒,此時亂。而我,也想以後變得更好,那麽此時的苦澀無奈,也的確該去承受。
    一座城,一個人,那是孤單的相守,是辛酸的期盼,是落寞的等待,是無畏的堅持。

  清風中,獨守一份靜美,看著來會飛翔的小鳥,癡癡地發呆,靜靜的抒懷。
    回憶一點點暈染開來,帶著蝴蝶的翅膀,絢爛在我的腦海,內心澎湃。有人說,不要執著于過去,要放眼于前方。可是,我卻偏偏不同意,總是喜歡靜靜地看雨,淡淡的追憶,相思成疾。
    不知從什麽時候,天空開始變得蒼白而灰暗,不知從什麽時候,我的世界裏再掀不起任何波瀾。曾經的活潑和開朗一點點被淹沒,猶如石沉大海,再也不會浮出水面。
    喜歡一個人靜靜的發呆,不管是在喧鬧的街市,還是在幽深的叢林,不管是在擁擠的人群,還是在稀疏的麥田,不管是刮風還是下雨,不管是清晨還是日暮,似乎都阻止不了我的憂思滿懷,都遏制不了我的綿綿思緒。
    我怎麽了?我曾經不止一次這樣問自己。我到底怎麽了?難道是歲月折殺了我的快樂,還是光陰帶走了我的炙熱,不然,正處于青春年紀的我,怎麽如此的蹉跎?
    有人說,年少不知愁滋味,爲賦新詞強說愁。那麽,爲什麽我總是會莫名的憂傷的處在某個角落,不爲吸引他人的注意,就只是希望享受這份傷懷的意境。
    或許,是我長大了。長大就意味著懂得,懂得就意味著失去,我失去了太多,自然會惆怅滿懷。可是,我到底失去了什麽?
    我失去了一段過去,失去了一段回憶,失去了一些摯友,失去了一些美麗。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,我發現我不再那麽單純,不再那麽天真,我看到了一些勾心鬥角,明白了一些人情險惡。于是,我開始不開心,開始改變,漸漸地,甚至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麽。
    敷衍,算計,爭奪,欺騙……  
  難道這就是我生活的意義?難道這就是我長大要學會的東西?如果真是這樣,那麽,我還是不要長大好了。
    可是,時光總是不停奔跑,歲月總是不停地催促,當我看到父母臉上的皺紋和頭上的白發時,我真正意識到了什麽叫歲月不饒人,什麽叫成長的代價。
    長大了,就意味著責任,擔當,拼搏,奉獻。可是,在這個飛速發展的社會裏,我能堅持多久,在一點一點看著蛻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的自己時,我又該怎麽辦?
    冥想,思索,掙紮,徘徊。
    我堅信,每個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。
    而我,則堅持:雲淡風輕,克己守心。
    所以,街機遊戲平台們要爭做最美的自己,體味最真實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