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ead id="ktdaa4"><button id="ktdaa4"></button><kbd id="ktdaa4"></kbd></thead><dl id="ktdaa4"><tbody id="ktdaa4"></tbody></dl><bdo id="ktdaa4"></bdo><dir id="ktdaa4"></dir><optgroup id="ktdaa4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1. 狗狗音樂✅✅✅> 企業資質>

                幸運加拿大28走勢/遲到的愛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考研網 發布時間:2019年12月12日

                你的前半生幸運加拿大28走勢無法參與,你的後半生我奉陪到底。
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  往事不堪回首,當我帶著一顆平靜的心翻開布滿灰塵的史冊,我的記憶隨著秋的落葉漸漸飄遠……
                我打小就是個愛哭的孩子,感動時會哭,傷心時也會哭。其他的孩子有媽媽擦眼淚,而我,卻只能躲在角落裏無奈地看著這一切。由于家庭條件不好,在我很小的時候,父母就離開我四處奔波。所以“媽媽”這個詞,對兒時的我來說似乎很陌生。而且和她的聯系也不多,唯一的記憶只有每周一次的電話,所以“媽媽”就是電話那頭的“喂”。
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起孩提時代,別人肯定會說到風車.糖果等五顔六色的東西,而我,卻只有一台黑白電視機相伴,根本無法認識到這世界的缤紛。
                記得小學開學的時候,別的小朋友都背著新書包,穿著新衣服,在媽媽的陪伴下一蹦一跳地走進教室。我沒有新書包,只有一個奶奶精心縫制的小布包。每次走在上學的路上,我總會不自覺地把小布包往身後藏。因爲它在同學們的新書包當中顯得那麽刺眼,甚至那麽寒酸。當小夥伴們討論新衣服時,我就會霎時無語。回到家,我便會發脾氣,看什麽都不順眼,奶奶好像明白了我的心事,就到集市上買一件和同伴們一樣的衣服,當我拿到它的時候,心情是那麽喜悅,可我不知道,這是奶奶省下的好幾頓飯錢
                現在,我暗自慶幸,因爲我考取的高中,離媽媽居住的地方很近,所以,每逢周末,我總會和媽媽在一起,幫她做飯,幫她洗衣。歲月流逝,她已變得老了許多,時間的痕迹無情的爬滿了她的眼角和額頭;歲月的流逝也使她添了許多銀絲。但是,她依舊是我的媽媽;依舊疼我,愛我。天空恢複了原本的藍色,花兒擁有了原本的芳香,和她一起生活,我體會到母愛的溫暖,嘗到了飯菜的可口,就連家裏的那台電視機也由黑白變成了彩色。
                晚上,我把做好的飯菜都擺在桌子上,等著媽媽來一起吃飯,媽媽卻把我叫到臥室,在臥室裏,我看到了媽媽給我買的新衣服,我穿上之後在鏡子前轉來轉去,心裏高興極了,我問媽媽:“好看嗎?”媽媽用一個微笑給予我肯定,那一刻,我看到了她的眼淚,我知道那是喜悅的淚水。我走向前,把她抱住,只聽她說:“對不起,孩子,這麽多年,媽媽沒能好好照顧你”我失聲痛哭,沒關系,只要你好,我沒什麽不可以。
                窗外的柳枝吐出新芽,小鳥也回到自己的窩巢,一切變得祥和,而你卻在時間穿梭中老,你說你的愛來得太晚,可我覺得這份“愛”,並沒有早晚之分,因爲你是我的媽媽。這份“遲到”的愛,讓我變得堅強,同時也激起了我平靜已久的心,讓它泛起了波紋。
                再次落淚,淚水打在琴鍵上,奏出母愛的光輝,走向一首世間最美的樂曲。

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只野生非洲象,天生活潑開朗,盡管族群裏的阿姨告訴我在我出生不久後母親就被人類所獵殺,但對于人類這個詞對我來說太過于陌生,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,因爲只要每天過的開心能躲過敵人的捕殺就很好了。但對于我們種族的由來我可是了如指掌的。我們象是長鼻科動物,分亞洲象和非洲象,我們最大的特點就是身軀高大;所以很多動物都不敢欺負我們,長鼻;父親教導過我們的鼻子就如人類的手一般重要。腿是圓柱狀,耳大,所以我們能聽到頻率很小的聲音,甚至可以感受到災難的來臨。而我們現在的形態是從5000萬年前的始祖象進化而來的,可謂曆史悠久。我們的祖先似豬,生活習性如河馬,是沒有長牙和長鼻的。但就在3000萬年前,祖先們一支演化成了劍齒象,有了長長的獠牙,經過歲月的沉積逐漸就成了我們現在這樣。
                在象族中,最引以爲豪的莫過于我們的象牙了。但不是所有的象都能擁有的,只有成年的雄象才會有。父親就常常告訴我等我長大後就會有長長的牙,並且要去守護族人的安全。可我萬萬沒想到就是我引以爲豪的長牙讓我們族人瀕臨滅絕。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,族人們在一條河邊戲水,爲夏日的炎熱增添了一絲清涼。就在這時,有一個四四方方的怪東西向我們靠近。同時,首領也發出了警報,並命令我們趕快撤離。盡管我並不願意離開。跟著向群走了一段路我便偷偷地折了回去,接近河邊的時候我聽到“嘭”的一聲,隨隨即感受到重物倒下,還有那悲怆的哀鳴。那是我尊敬的首領,那是我最親愛的父親。現在的他就那樣靜靜地倒在了血泊中,那血不停地流啊流啊,血染紅了河畔,染紅了我的眼。我正想奮不顧身沖過去時,族群裏的阿姨攔住了我她說:“別沖動,你就算過去也是無濟于事的!”于是我便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父親被人類殺死,嘴巴被劃開,我以爲他們會像獅子那樣吃掉父親的肉,但他們拿著鋸齒狀的東西切割著象征父親地位和身份的長牙。他們取走了父親的兩顆長牙就上了那個四四方方的怪東西走掉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我走到父親的面前,看著他的屍體,悲從中來。我好奇的問阿姨:“爲什麽那些人類不吃父親,卻只拿走父親的牙呢?”“因爲人類需要用我們的牙來制作工藝品,來裝飾他們的世界,來提升他們獨有的地位。當年就有獵人來獵殺你父親,你的母親爲了救他就去世了,想不到他還是躲不過被獵殺的命運。”“但不是所有的人類都是壞的,有些還建立了自然生態保護區……”多年以後我已成年,但我並不像父親那樣守護著族群,因爲我們都被圈進了偌大的籠子,盡管這是一種保護,我的族人越來越少,我想再過幾百年、幾萬年就不會有人知道我們的存在,當他們看到我們的糞便會不會驚呼:“哇,是什麽樣的動物能有如此大的糞便,搞不好是外星人留下的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現在我只想重獲自由,去一個甯靜的地方慢慢的死去,帶著幸運加拿大28走勢們象族引以爲豪的長牙。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煖聲音|體育老師上課戴帽,有何不可?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 深圳邊檢民警以這種方式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致敬
    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        2001